出自禁咒師三的一個故事

「我相信,當男生追求女生的時候,
一定是喜歡她很喜歡她…只是飛鳥就算愛上熱帶魚,也沒辦法跟她一起住在水族
箱啊。」

「…什麼?」美女困惑的望著他。

明熠搔搔頭,不知道怎麼表達,「…我有個學姊。」

學姊?美女眼中寫滿問號。為什麼突然從飛鳥和熱帶魚跳到學姊?

「她很溫柔,很漂亮。學校很多男生都喜歡她喔,她根本就是男生心目中最好的
女朋友…個性脾氣都好,又文靜,嗜好是閱讀和編織,會煮飯燒菜,手藝還很不
錯喔。因為很內向,所以下課都乖乖待在宿舍,不是看書就是編織,偶爾打打網
路遊戲…跟誰談得起來,因為她幾乎什麼都懂。」

這樣溫柔漂亮又文靜的學姊,最後和優秀的學長在一起,大家都覺得是金童玉女。

「大家都覺得好配,但是我總覺得…學長是熱愛翱翔的飛鳥,而學姊是養在水族
箱裡滿足的熱帶魚。為什麼這樣天南地北的人在一起,大家會說好呢…?」

他幾乎看得到學長背後寬大的翅膀,和學姊身上好聞清新的海草味道。

果然,學長受不了學姊的溫柔和深情,跟她分手了。

「我也不知道那天為什麼會突然很想去女生宿舍。其實那次我真的很糗…硬闖進
去被舍監大聲的罵,但是我覺得學姊好像在喊救命。等我踹開門我自己還莫名其
妙,但是我看到滿地板的血…我真的不知道人類身體裡有那麼多的血欸…」

「…妳學姊呢?死了嗎?」又是那個面無表情的美女。

「沒有死。雖然她大哭大叫,要我別管她。不過她還是就活了呢。」

嚇壞的明熠只記得他緊緊握住學姊不斷流血的手腕,差點昏倒的舍監趕緊去叫救
護車。幸好是春假,宿舍裡沒有其他人,這件事情就這樣掩飾過去。

他沒有告訴任何人…但是遇到同樣有海草味道的同學,他不知道為什麼,管不住
就告訴他了。

那個同寢的同學當完兵、工作了一年才考上大學,年紀可能比學姊還大。熱愛動
漫畫的同學,同時也喜歡閱讀和game,尤其網路遊戲像是他的另一種生活。

講時髦些,他這同學像是個清醒的宅男。很精於此,卻沒有沈迷。

「你告訴了其他人嗎?」向來沈默寡言的同學問了。

「沒有。」明熠也覺得煩惱,「我只告訴你。請你不要告訴別人…我也不知道為
啥要告訴你。」

「對啊,為什麼?」交情普通的同學也困惑了。

「…你們身上有著相同的海草味道。」這真的是滿爛的理由,雖然是事實。

同學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我不會告訴任何人,不過,告訴我她在哪家醫院,我
去看她。」

然後同學抓了一枝白玫瑰去探望學姊。坦白講,抓著白花去探望病人真的很沒常
識…但是意外的,學姊沒把花扔出來,同學天天都去探望她。

同學只跟他講,他們剛好玩著相同的網路遊戲,在遊戲裡是互相認識的,雖然不
熟。

但是這個「意外」卻讓他們熟起來,甚至熟過頭。

平常也沒看他們在約會,就算出去也是跟同學們一起出門。但是這兩個不像在交
往的人,等學姊一畢業就結婚了。

同學們忙著撿滿地的眼鏡碎片,只有明熠覺得很自然。

「…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喔。」美女冷冷的一笑。

「是不是墳墓我不知道啦,」明熠燦爛的笑著,「不過我去過他們家,感覺不像
墳墓啊…」

這對學生夫妻住在同學存錢買下的小公寓,空蕩蕩的,除了電腦和書,連床都沒
有。大四課業鬆,同學很勤奮的接網站設計的案子,學姊在漫畫社接了日文翻譯
回家做。這對宅男宅女,一起對著電腦,幾乎很少交談。

他們睡在沒有床架的床墊上,過著簡單樸素的生活。

但是他們的表情,卻是非常華麗的幸福。

「他們家…他們家比較像是水族箱…」明熠覺得語言真的很難形容,「舒適又快
樂的水族箱。」

有的人需要一整片的天空才夠翱翔,但也有人只需要一個小小的玻璃缸。

「男生只會追求,但是他們不知道自己是飛鳥還是熱帶魚啊…女生大約也不知道
自己到底是什麼吧…」

給大家分想一下
且思考一下

eagle805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